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自动驾驶也要零伤亡

未知 2019-05-15 09:50

一位外科医生在对他的患者进行开胸手术前,患者和家属通常会问医生这台手术的死亡率是多少。当然,他们希望听到的回答是“零”。这反映了大家作为普通人最重视的原则和最重要的关切点:当你将自己的健康和安全交付给他人时,理所当然地希望他们能作出承诺,提供保障。

以“进步”为名义的牺牲可取吗

汽车厂商、科技企业推动自动驾驶汽车快速市场化的竞赛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然而一些人似乎已经忘记了基本的公共安全理念。当前,自动驾驶汽车行业所传达出的最重要信息是,一旦技术瓶颈得以突破,自动驾驶汽车将挽救更多人的性命。在这个过程中,以“进步”的名义导致一些人丧命,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我们真能对于有人因此丧命坦然接受吗?

在这场自动驾驶热浪中,很多“玩家”甚至对于汽车制造并不具备太多经验或者并不了解驾驶的复杂性,以及道路交通安全问题应如何妥善解决。到现在为止,全球并未达成统一的安全标准来规范自动驾驶汽车的设计和测试。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特斯拉自动驾驶致死事故,特斯拉方面反过来指责媒体太过“集火”于一桩自动驾驶汽车的致死事故,并表示每天都会有乘客死于汽车碰撞事故。这话虽然不假,但并不能成为自动驾驶汽车“杀死”更多人的借口。

实际上,汽车工业经过百年的发展,历史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该如何以更安全、更协调的方式来推进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一开始,美国汽车业根本没有,或者说很少考虑车辆安全工程这个问题,车企在引入政府所规定的安全标准时也显得较为抗拒,认为这会增加成本并影响汽车销量。他们认为,安全主要是驾驶员或者乘客自己的事情。

自动驾驶首先要做到“不伤害”

安全工程在美国成为一个必选项,是在20世纪60年代早期根据美国联邦法律成立美国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NHTSA)时才有的,NHTSA颁布了一系列强制性的车辆安全法规。20世纪90年代,美国联邦政府以车辆的安全性能为基础,重新起草了很多法规,并鼓励更多创新技术的使用。自此之后,汽车变得越来越安全,而汽车制造商基于车辆安全性能的竞争也变得越来越激烈。

在汽车安全领域,整车制造商和零部件供应商通过迄今为止已制造的数以亿计汽车、上百亿公里的汽车驾驶里程以及海量数据而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和知识,这些数据来自于车辆碰撞测试、消费者和经销商反馈信息、碰撞事故和召回信息等。现代化汽车生产制造的基本前提是在将车辆设计出来投放市场之前进行多次测试以确保车辆的安全性,这也是那么多汽车碰撞和测试实验室存在的理由。

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却将这一过程颠倒过来。当前,科技公司和汽车厂商都在争先恐后地进入市场,他们将商业化置于安全的前面。诚然,自动驾驶汽车必须在我们生活的街道上进行测试,才能真正改善和进步,但这一过程应该是在行业取得一些安全里程碑之后,而不是之前。不采取防护措施,贸然将我们生活的社区作为测试场地,将我们的家庭成员和孩子作为碰撞测试假人,这简直是疯了。

我们都知道,自动驾驶汽车能够在保障安全、优化环境和便利出行方面为人类提供极大的便利。目前,道路交通事故仍是导致美国乃至全世界意外死亡率居高不下的“罪魁祸首”。为了保障公众的安全和利益,业内必须形成统一立场,作出共同的安全承诺。与此同时,产业应与政府协同一致,让所有人都能安全地使用自动驾驶汽车。

瑞典在道路交通安全领域做得相当不错,早在1990年该国就提出了当时看似激进,但现在已被大众广泛接受的“零伤亡”愿景,其中包含两大核心观点:首先,道路上每一次事故和死亡都是不可接受的。其次,道路基础设施和汽车的设计和开发者应对其对应系统的安全负责。围绕着这一共同愿景,瑞典各行各业聚集在一起为之奋斗,使得他们在减少交通事故死亡率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

诚然,医生也并不能拯救每一位患者,但医学上有一条最基础的“不伤害”原则——每一位医生都会发誓,不会对患者造成伤害。是的,我们也许无法阻止所有机动车致死事故的发生,但我们至少可以尝试以及承诺遵循“不伤害”原则,为大家迈向自动驾驶时代添一把“安全锁”。

标签